独木帆 >首页 >社会 >正文

男子10秒钟抢走20万黄金 几百个监控都没拍到脸

都市快报 2017-01-20 09:44:15 阅读:

男子10秒钟抢走20万黄金 几百个监控都没拍到脸

身手敏捷,行踪隐秘……1月10日上午,温州乐清市区一金店被劫,作案的是个高手。

他就像个隐身人,怎么也看不到他的脸,而且坐的车、穿的衣服也不断在变。警方费了老大的劲,才锁定他的身份。原来,他曾长期在横店影视城当武打替身,不仅身手好,隐藏行踪也是一流。

10秒钟砸破柜台劫走黄金

南大街是乐清市区有名的商业街。1月10日上午9点左右,逛街的人还不是很多。金万福珠宝店的林老板一个人在店里点货。

9:22,一个黑衣男子冲了进来,戴着医院常见的那种蓝色口罩。林老板正准备招呼客人,可男子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,迅速从怀中掏出一把铁锤。

“直接砸向了玻璃柜台,一下就把玻璃砸碎了。”林老板说。

黑衣男子动作异常迅速,手伸进柜台,快速一扫,三四十条黄金项链就拽在了手里,然后转身逃跑。

整个作案过程大约只有10秒。

他没有带包。逃跑时看不出慌张,甚至有点酷酷的。一袭黑衣、黑裤、黑鞋、黑帽,就像电影里的“夜行者”。

所有监控都拍不到他的脸

据统计,劫走的黄金价值20多万元。案发后,乐清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。但专案组在现场搜集到的线索并不多,除了那把丢弃的铁锤,都没什么价值。

换句话说,黑衣男子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。他充分利用了口罩、帽子、身体角度等,把自己的脸藏得很好。专案组调集了沿途几百个路面监控,都没有拍到他的脸。

得手后逃跑,监控始终拍不到脸。

为了侦破此案,专案组民警从案发后一直没有回家,大家一天最多睡三五个小时。监控视频一查就是50多个小时,眼睛都熬红了。

1月13日凌晨,经过各种侦查手段的综合运用,黑衣男子的行踪终于被锁定。

黑衣男子可谓煞费苦心:在作案前,他换了5辆车,逃跑时换了8辆车。公交车、出租车、三轮车……他每一次更换车辆,都在没有监控的地方。

装扮也是一换再换,比如作案前后羽绒服是红色的,作案时反过来穿,变成了黑色的。

老家的床底下找到被劫黄金

知道了行踪,黑衣男子的身份随之浮出面:王某,27岁,老家在河南郸城县。

作案后,他躲在老家的女友家中。这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子,常年无外人进出,家家户户有养狗的习惯。

他的老家古时候是曹操屯兵的地方,当地武风鼎盛,他从小习武。

为了防止他反抗逃跑,抓捕前专案组做了很多预案,光是蹲点等待抓捕时机就用了8个小时。

1月15日早上,专案组获知王某要去赶镇上的集会,于是8个抓捕成员分散蹲守。下午2:30,王某戴着口罩出现,3个民警悄悄靠近,突然将其按倒在地,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。

王某一开始不肯交代黄金去向。1月18日中午,警方在他老家的床底下找到了被劫黄金。

曾在横店影视城当武打替身

“我没脸见家里人了。”王某说,他曾经也是个有理想的人。

王某身高1米73,因从小练武,长得很结实。2009年,19岁的他到浙江乐清一家KTV打工,月薪三四千元。

后来,他辞去工作,到横店影视城当“横漂”,成了武打替身。他混迹在多个剧组,“一开始100块钱一天,后来有点资历了,200块钱一天。”

案发后,警方从王某家搜出不少他和武打明星的合影,比如香港明星洪金宝和午马。

在他手机里,存了数十张他参演电影的剧照,以古装武打类为主。

他没说自己参演电影的名称,也没说自己在横店闯荡了多少年。他2012年和2013年都在横店。这两年,洪金宝曾拍摄《大上海》、《笑功震武林》等武打电影。

抢劫黄金是为了和女友结婚

后来,王某离开横店,回到老家。在老家,他迷上了赌博。

今年春节期间,他原本要和女友订婚,但不久前,他把用来结婚的10多万元一下子输光了。

为了顺利和女友结婚,他想到了曾经工作过的乐清。去那里抢劫的原因很老套,因为觉得那儿的人有钱。

1月9日下午,他从河南老家坐大巴到乐清,买了铁锤、手套、口罩等作案工具,看到只有林老板一个人在店里,他冲了进去。

当武大替身 “露脸”穿帮是大忌

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春节,每年这个时候,横店都会闹“武替荒”。2013年,在横店做武替的史中鹏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因为人手不够,他一天之内“死”了31次。

史中鹏也是河南人。2013年,王某应该也在横店,和他算是同行。

武替主要拍一些演员不能完成的武打镜头、高难度动作。这一群体绝大部分来自国内各武校,有人为了谋生,也有人抱着成为明星的梦想。

和大多数群演相比,在横店的武行和武替要少得多,武行大约只有二三百人,武替数量就更少。

30岁的石翔龙是浦江人,曾经做了3年的武行,如今是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下面的武行分会会长,“我们分会大约武行有100多人,还有另外4个分会,总的算起来也就300人上下。”

石翔龙说,很多人会把武行和武替混淆,其实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武行是指那些有一定武术功底,主要参演会打的兵等,有进组武行,也有临时武行,现在临时武行也就300-500元一天,进组武行则要签合约按月计酬。

他曾经参加过浙江省第十二届运动会,当年每天只能拿到20元,熬了两三个月,进入《东方霸主》剧组,月薪8000元,这个价格到现在一直没什么变化。

“武行不是说你会武术就可以,最主要是能吃苦,因为拍戏都冒着生命危险,从三四米高没有保护跳下来,从车上摔下来都是正常的,一天拍下来到处淤青,这个苦很多人受不了,坚持不下来只能选择离开。”石翔龙说,相比武行,武替收入要高得多,一般两三万一个月,如果是电影就更贵了。

收入更高,意味着要求更高。石翔龙解释,武替相比武行要求高得多,要和代替的演员体型相似,一些动作也要学得像,要跟着剧组全国各地跑。不仅要有武术功底,甚至连怎么遮脸都要经过培训,拍戏时露脸穿帮可是大忌。

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危险,被车撞伤、被火烧伤、被人打伤等是家常便饭。

这么多年下来,石翔龙身边也有五六个人成功转为武替,而做武替一般从十六七岁开始,到21岁是黄金阶段,超过25以上的武替就很少了,开始转行。

“到了一定年龄就要转行,留下的人是少数,留下来的也基本选择做武术指导或自己导演作品。”石翔龙说,他现在已经做了10年的武术指导,接下来自己的梦想就是导演。

演艺圈也有武替出身的明星,比如成龙、王宝强。王宝强当武替时曾付不起房租,靠在工地打零工维持生计,他坚持了下来,但最终成名的只是凤毛麟角。

独木帆(www.ssxol.com)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 | 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