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木帆 >首页 >历史 >正文

史马话西游(187)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猪生死相许

历史百家争鸣 2017-11-08 09:17:52 阅读:

前文书说到,悟空到后宅救出高小姐,察觉她和猪妖竟似有些情义,于是便假扮高小姐的模样,待到猪妖来到,便使出些打情骂俏的手段,把猪妖引逗得颠三倒四。悟空见猪妖已然入港,便寻思着要套问他的底细。

话说悟空为了引逗猪妖说出底细,便幽幽叹道:“我直如此命乖,造化低了也。”声调甚是哀婉幽怨。

史马话西游(187)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猪生死相许

猪妖果然中计,抗声道:“娘子莫非又听家人搬弄是非了么?你有甚命乖造化低的?我虽相貌不佳,其余哪里不好?自从进了你家门,替你家扫地通沟,搬砖运瓦,筑土打墙,耕田耙地,种麦插秧,创家立业,哪个不是我一力承担?丈人就只怪我吃得多,须知我可不白吃你家的饭,若不是有我,你家如何能有此兴旺家业?想我初来之时,你家可曾有这般大宅?有这许多良田?如今你身上穿的是锦,头上戴的是金,四时有花果享用,八节有蔬菜烹煎,哪一件不是我的?你却还有甚不趁心处,就这般长吁短叹,说什么造化低了?!”

悟空暗暗点头:“端的是老高要过河拆桥,这妖怪却也可怜。”便故作委屈道:“谁说我叹气是为了这些?你为我家出了力难道我不知道?只是你也太没个女婿样儿,也难怪我爹妈恼你。我只因护着你,连累把我也恼了,今日又隔着墙丢砖撂瓦的,把我骂得一无是处哩!”

猪妖大怒道:“定是你两个姐姐姐夫又在挑唆你爹娘了。丈人丈母娘都是好人,便是耳朵根子太软,听信了他们的混帐话。他们无非见我把家业做大了眼热,怕我顶了门户,消受这许多家产,便想除了我去,好分一杯羹。你们没了我这顶梁柱,早晚被他们把家产尽数霸占,你爹娘如何养老送终?你也糊涂,这其中道理竟看不明白?”

史马话西游(187)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猪生死相许

悟空暗道:“原来如此,怪道拖了这几年才要嫌弃他。”便辩解道:“你这不是冤枉了好人也?我便是心里向着你,也总不能和我爹娘姐姐翻了脸。况且他们今日说的不是这话,只是说你生得丑怪,又没一门子亲戚走动,又不知你的家世底细,端的姓甚名谁,是哪里人家都全不知晓。家里的亲朋,左右的邻舍,背地里不知嚼了多少舌头,我说我爹贪图富贵,和妖怪结亲,全然不顾女儿死活。我爹自然气不过,说我败坏了他的清德,玷污了他的门风,故而恼我,才这般打骂。这又教我如何辩解?只得替你忍气吞声,这才气得病了。你却还如此说我?”说着便抽抽泣泣哭了起来。

猪妖见状,顿时酥软一团,忙劝慰道:“娘子,好姐姐,是我错怪了你,着实该打!你可别再气了,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?”

悟空心中暗笑,把身子往里一扭,只不理他。猪妖心中郁闷,喃喃骂道:“这些邻舍亲眷,尽是些恨人有笑人无的混帐东西,背后乱嚼舌根,和天上那帮神仙也差不多少,还不如妖怪爽利哩。”

悟空抓住话头,翻身问道:“你说什么?你认得天上的神仙?你怎知道妖怪爽利?你端的是什么人也?”

猪妖自觉失言,尴尬一笑,方才道:“不瞒娘子,我自然认得神仙,其实神仙也没甚了不起,无非住的高些,活得久些,和地上的妖怪也差不多远。适才你说丈人怪我不知底细,其实当年我一来时就与他讲过,我家住福陵山云栈洞,无父无母,也无兄弟姐妹,孤身一人。我天生有些丑怪,便以相貌为姓,姓了猪,官名叫作猪刚鬣。我虽生得丑陋些,若要俊俏却也不难,只是变来变去的嫌麻烦,倒不如以真相貌相对,却还来得坦诚些。这点事你爹都知道了,方才愿意招我,这会儿怎地又推说不知了?他若再来问你,你便把此话说与他便了。”

悟空暗喜道:“这妖怪果真老实得可以,不用上刑就招供得明明白白!想是他爱煞了高小姐,言无不尽,全无一点戒心也。既知道了他姓名底细、老巢所在,不管怎样总也拿得住他了也!”原来悟空黑风山一战,被黑熊精化风走了两次,深怕这猪妖也有什么遁形之术,吃他跑了,平白坏了名声,丢了功果,便立心先问明白他的底细,再做区处。

史马话西游(187)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猪生死相许

猪刚鬣见悟空沉吟不语,又劝道:“娘子不必忧心,丈人便是不听你话却又怎地?你我在此琴瑟交融,照旧日日相会,只是我朝出晚归,不免教娘子等得心焦,为夫心中着实抱歉也!”

悟空顺势道:“你来得晚些值得什么,我担心如此下去,终有一天你我劳燕分飞也——你可知道,我爹又要请法师来拿你了!”

猪刚鬣一听,哈哈大笑道:“娘子宽心安睡,莫要睬他!凭他去请什么法师、道士来,我有九齿钉耙,有天罡三十六变的法术,凭他谁来,都得灰头土脸。便是你爹发了宏心大愿,请得九天荡魔祖师下界,我和他也是老相识,他也不敢拿我怎的!”

悟空闻言,不禁疑云大起,暗道:“这厮不是地上的妖怪!他和荡魔祖师是老相识,又会天罡三十六变,定然是天上道家的神仙,不知怎地下界为妖了?当初祖师传我变化之术,我图多捞摸学了地煞七十二变,其实这天罡地煞不过应数而已,哪个厉害还看天资功力,看来这厮着实有些来历,倒未可小看也。我且再试探试探!”于是便摇头道:“我爹这次请来的不是什么道士法师,也没本事请来九天荡魔天尊,不过来头却也不小。”

猪刚鬣笑道:“娘子不知为夫的厉害,便要涨敌人志气,灭自家威风了。你说吧,你爹请的是哪个有来头的?若真有来头,我必知之!”

悟空道:“是个姓孙的,说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!你可知道他?”

猪刚鬣见说,猛吃了一惊,不禁慌了手脚,叫苦道:“真个是造化低了!我怎的如此命乖?你爹怎么请了这个魔头来?娘子,看来我们这夫妻是做不成了,我这就去了也,娘子珍重!”说着便要起身离去。

悟空见猪妖如此怕他,心中暗喜,哪肯就放他走?一把扯住道:“你说你有那许多本事,怎么就如此怕他来?这齐天大圣你认得么,他究竟有何本事就让你怕成这样,连我也不顾了?”

猪刚鬣满脸羞愧,略一踌躇道:“娘子不知,那闹天宫的弼马温着实有几分本事,又是个蛮横惫懒的泼皮。我虽认得他,却没什么交情,说来还算有些儿过节,若是谈不拢争斗起来,只恐弄不过他,没得坏了名声,不像模样。不如先避其锋芒,等他走了,你我还有相会之期,我又怎舍得丢下你也?”说着便轻轻甩开悟空的手,披上衣服就去开门。

悟空至此,已料定猪刚鬣必是天庭神仙下凡,却一时想不起是哪个,只是听他如此作践自己,又提起“弼马温”三字,不由怒火中烧,便不再戏弄,一个箭步跃到他身后,一把拽住,将脸一抹,现出真身,喝道:“丑妖怪,吃你骂得好了,你却还想走?你回头看看爷爷是谁?”

猪刚鬣浑身一震,回头看时,赫然只见一张尖头毛脸,瞪着火眼金睛,龇着几颗獠牙,便如活雷公相似,却不是悟空是谁?不由吓得魂飞魄散,大叫一声:“不好了!”便把手臂死命一挣,扯掉了半边衣服,脱身化风遁去。

悟空没料到猪刚鬣有如此大力,竟被他挣脱而去,忙取出铁棒望风中便打,正喜打中,却见狂风化作万道火光,往北边呼啸而去,竟是快似流星。悟空岂容他在眼皮下溜走,驾起筋斗云急追而去,怒喝道:“猪精哪里去!你便是上天入地,躲到斗牛宫和枉死狱,我也不会放过你也!”

独木帆(www.ssxol.com)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 | 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