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木帆 >首页 >文化 >正文

品金瓶梅:武大武二兄弟情义有几分?

叶之秋读书 2018-01-13 09:36:30 阅读:

品金瓶梅:武大武二兄弟情义有几分?

这个问题貌似不是一个问题。两兄弟的感情自然是好的,要不然武松怎么会杀死潘金莲呢?为了自己的兄长报仇雪恨,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,就算是坐牢杀头也毫不退缩,这种情分,可不是一般的兄弟能够做到的。

确实,在表面上确实如此,退一步讲在水浒当中如此。可是在金瓶梅的世界中,许多东西都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。水浒中的武松和金瓶梅世界的武松并不是一个人。虽然说在形体上很像,可是其中的神韵却完全变了。

是有还是没有,我们依据文本说话。

首先,我们说武松对武大。

在《金瓶梅》开篇由应伯爵提到武松从柴大官人家出来,要去阳谷县寻找哥哥,不想路上遇到了老虎,于是一顿拳脚把老虎给打了。武松想着哥哥不假。

但是,武松这么一年多在干嘛呢?在水浒当中没有过多的介绍,不过我们结合水浒可以了解到前后原委。原来武松从小就好勇斗狠,因为和乡里的人吵嘴,一时兴起,冲上去就把人家暴打一顿,武松那拳头可是能够打死老虎的,是杀人利器啊,于是人家当场就倒在血泊中晕死过去了。武松以为那人已经死掉了,怕担官司,于是连夜逃走,留下武大郎在家里受苦。

到了柴大官人处,一开始柴进对武松也很不错,可是武松这个人脾气比较犟,又不大会逢迎,时间一久,柴大官人就不大看好武松。加上武松又得了伤寒,传染病呢,自然人人远离。许多时日之后总算是好了,于是才离开柴大官人处。听说当初被打的那个人其实没死,武松才想起回家乡。

于是我们说,武松寻找哥哥的原因并非多么高尚,只是武松在无家可归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罢了。

并且,在清河县打死老虎之后,县令老爷赏识武松,提拔武松担任清河县的都头,武松非常开心。武松感谢县令,说:“若蒙恩相抬举,小人终身受赐。”武松对县令的提拔那是感恩戴德。而在当了都头之后,每天都有许多人来请武松吃饭,一些里长啊,大户人家啊,都来拍武都头的马屁。武松也就把回阳谷县找哥哥的事情搁下了。在武松看来,哥哥反正都在那里,早一天和玩一天见面没有什么差别,而在清河县,自己有身份有地位,有众人奉承,小日子过得潇洒。

书中写到兄弟相逢时,武松在干嘛呢?“武松一日在街上闲行,只听背后一个人叫道……”原来,就算是在请客喝酒的高潮过去,武松还没有想起回老家看哥哥,而是每天在街上闲逛。想想也有道理,在清河县武松已经是都头了,公安局长啊,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巡视,那是何等自豪。

于是我们说,从武松对哥哥武大的情义,远不如对巡捕都头的热情。

而武大郎对于武松呢?

我们看武大初见武松时的言行:

只听背后一个人叫道:“兄弟,知县相公抬举你做了巡捕都头,怎不看顾我!”武松回头见了这人,不觉的--欣从额角眉边出,喜逐欢容笑口开。这人不是别人,却是武松日常间要去寻他的嫡亲哥哥武大。

原来武大郎早就知道自己的兄弟武松来到了清河县,并且当了本县的巡捕都头。要知道武松打虎,在当时的清河县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,西门庆等人都出去观看,整个的清河县大街挤得水泄不通,人人都瞻仰打虎英雄的风采。武大郎自然在当天就知道自己兄弟武松已经来到了清河县。

那么,这次相遇,是武大郎特意来寻找武松的吗?不是。在后文结束了潘金莲来历的一段文字之后,有如此记载“不想这日撞见自己嫡亲兄弟”。原来,武大遇见武松纯粹是个意外。如果没有这个意外,武大根本不会主动去寻找武松?

既然两个人是亲兄弟,并且武大郎比武松年纪大许多,可以说长兄如父,把武松养育长大,为什么知道武松当了本县的都头,也不去祝贺,不去寻找呢?

有两个原因。

一个原因是武松太喜欢闹事。

武松为什么离家出走,不就是因为打伤了人吗?武松是一走了之,可是剩下武大郎,却要经常接受县衙门的传唤,甚至拷打询问。为了武松,武大郎没少花冤枉钱,受冤枉气。对这样的兄弟,武大郎心里多少都会有些怨气。

第二个原因就暧昧了。

个人以为是因为武大郎娶了潘金莲,担心潘金莲和自己弟弟搞在一起。

武大郎有没有这个担心呢?应该是有的。

武大郎在清河县生活的一段日子,过得也不太平。自从张大户死后,武大郎和潘金莲就被赶出了张家,于是来到紫石街租了一套楼房居住。可是潘金莲生性放荡,经常坐在门帘下,把一对金莲故意露出来,让过路的那些浮浪子弟瞧见。这些男人每天当着武大郎的面叫喊着,一块好羊肉,如何落到狗嘴里。武大郎住的好痛苦,于是就提出换个地方居住。于是一家人又搬到了县门前一栋小楼居住。

来到一个新环境,又是独门独院的小楼,潘金莲多少收敛了一些,武大郎也放心了一些。

可以说刚刚从风雨飘摇环境下走出的武大郎,对于妻子潘金莲还是非常担心的。武大郎当然了解潘金莲,这个女人使女出身,年纪轻轻就和主人勾搭在了一起。原本和武大生活就是逼不得已,怎么会安心白头到老呢?其他的一些男人现在是没有机会走进自己的小院了,可是如果去找了武松,武松却可以自由出入,那对潘金莲是多大的诱惑呢?

于是,当武松来到武大家里的时候,潘金莲一见武松果然动情。潘金莲指挥武大去买菜,自己反倒和小叔子在楼上单独聊天。武大郎心里多少也有些闷气,买菜回来之后就喊潘金莲下来做菜。可是潘金莲不肯走,反而说武大郎不晓事,怎么能够不陪叔叔呢?搞的武松不好意思,主动说自己不用陪,嫂嫂自便。潘金莲就是不肯下去,但是武大郎老是喊,于是潘金莲就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,让武大郎请来隔壁的王婆帮忙做菜。于是潘金莲可以陪伴武松,武大也可以在一边监视。

后来,吃饭结束,潘金莲提出邀请武松来到家里居住,在水浒当中,加了武大的邀请:“大嫂说得是。二哥,你便搬来,也教我争口气。”武松回答:“既是哥哥嫂嫂恁地说时,今晚些行李便取了来。”在水浒中,是潘金莲主动提出,而武大附和,武松看在哥哥嫂嫂,尤其是哥哥的面子上回到家里居住。

可是在金瓶梅中完全变了,潘金莲提出邀请武松来家居住,武大郎保持沉默,应该表态而没有表态。而武松也是回答“既是嫂嫂厚意,今晚有行礼便取来”,邀请武松,完全成了潘金莲自作主张的个人行为,和武大无关。

这不正说明武大郎对自己兄弟心有防范吗?

而这些叙述,和前文当中武大郎面对张大户的纠缠,面对紫石街男人的挑衅,都保持沉默,正是前后映衬,是其懦弱性格的正常延续。金瓶梅中的武大郎,其实更加敏感,也更符合人性。就算是面对自己的同胞兄弟,武大郎也有着作为兄长的私心,作为男人的尊严。 

独木帆(www.ssxol.com)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 | 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