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木帆 >首页 >社会 >正文

我刚怀二胎,老公却抱回一个儿子

竹子蔷薇 2018-07-13 22:48:08 阅读:

01

韩晓美手里握着两张检查报告单,心情一下子坠入谷底。她家都没回,就连夜坐高铁去了省城。

直到关磊公寓楼下,电话才打通。“你搞什么鬼?莫不是大半夜还在忙工作?”韩晓美窝了一肚子的火,机关枪扫射般。

“嗨,今天真叫一个忙,累得脑浆都糊了。正在洗澡呢。你怎么了,脾气这么大?”关磊声音里,七分无奈三分讨好。

韩晓美看着那扇黑漆漆的玻璃窗,忍了几忍,最终压制住喷薄欲出的火气:“明天上午八点,省人民医院东门见。如果不来,我就把你的孩子给打掉。”

没等关磊多说一个字,韩晓美就挂断了电话。

那晚,公寓楼下,她独自靠在长椅上,望着星空,发呆到天亮。

02

关磊急匆匆赶来时,韩晓美已经拿到了就诊号。

“晓美,你真的怀上了,咱这中奖率也忒高了吧?”

“嗯,中奖率真是太高了。先去做检查吧,然后我再听你解释。”韩晓美顶着个黑眼圈,一语双关。

等待检查结果时,关磊如坐针毡,一会儿说医院太闷味儿大,一会儿又怪等候区人多太嘈杂。

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韩晓美指了指丙肝化验单上一连串数据。

关磊摆出一副无辜样,用上打了无数遍的腹稿:半年前,工人在施工时被砸伤,急需输血,血库却告急,我的血型刚好相符……

韩晓梅不屑地朝他摆了下手:关磊,你这个戏精!

03

检查完,韩晓美执意要回去。关磊拗不过,只好送她去高铁站。

一路上,关磊极为诚恳地劝慰,尽管我做梦都想让你给我生个儿子,但这个孩子,真的不能要……

韩晓美的心,咯噔一下。昨天,医生也是如此建议,中止妊娠。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关磊,或许还是心存侥幸。

如果不是昨晚的闭门羹,韩晓美还愿意相信他的自圆其说。

昨晚,你真的在公寓?这句被她咬碎的话,一直到过安检,才从牙缝里挤出来。

关磊不经意间的慌乱,如一根鱼刺,瞬间卡住了她的喉咙。

04

韩晓美的手术,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。她却在等电梯时,看到了关磊。

关磊正抱着个哇哇啼哭的婴儿,急匆匆地走出轿厢。他的身后,跟着一个年轻女人,贴着他站立,看起来像一对小夫妻。

关磊只顾哄孩子,根本没有发现韩晓美。

在好奇心驱使下,韩晓美一路尾随,直到他们进了609病房。

本来,韩晓美特意来省城做人流手术,就是不想碰见熟人。因此,在是否要给大学同学打电话这件事情上,她犹豫了很久。

小米,我老家有个亲戚的孩子病了,麻烦你帮忙关照下。

晓美,那个孩子真是你亲戚家的?!唉,你现在怎么也变得磨磨叽叽,让你家关磊直接来科室找我不就行了?

果然,小米在病房里,遇到过关磊。

05

冰冷的手术台上,韩晓美带着屈辱和愤怒,在麻醉作用下,沉沉睡去。

一觉醒来,她赤裸的下身盖着棉被,身子仿佛被掏空,努力了好几次,才从手术台上挪了下来。

一个戴眼镜的小护士走了过来,关切中带着责备:

你终于醒了,说了好多胡话。

还一个劲喊冷,现在好些没?

你的家属呢?

韩晓美勉强地对护士笑一下,然后拨通了关磊的电话:

关磊,你混蛋,我要你这样的老公有什么用?!

咱们离婚吧。

女儿归我,房产存款都归我,你给我,净身出户!

猝然挂断的电话中,传来婴儿的啼哭声,以及女人哄孩子的声音。

06

那一晚,韩晓美彻夜失眠。回忆如猛兽,汹涌而至,打湿了枕巾。

韩晓美大学毕业后,在父母“苦口婆心”的劝说下,放弃了大都市外企offer,考入老家县城财政局。

只是命运弄人,曾经的美女才女,却被熬成了29岁的大龄“剩女”。

认识关磊,是在父母安排的一次相亲中。两人异口同声:老同学,你也来相亲?

或许是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,三个月后,两人就结婚了。

婚后不久,关磊辞去了中学体育教师的公职,跟同学合伙开了家公司。才三年的时间,他们买了套三居室,又换成别墅。

生活好了,婚姻却痒了。关磊的业务发展到省城后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。

韩晓美每次抱怨,关磊都会财大气粗道:等我在省城再赚个大别墅,你就把工作辞了,我养你。

可那,不是韩晓美想要的生活。

女儿的出生,占据了韩晓美很多的时间精力,工作进入瓶颈,始终没有提升。自己亲手培养的助理,如今成了她的科长。

关磊却哪壶不开提哪壶,一根筋地鼓动她再生个儿子。她被催得心烦,没好气地怼回去:要生你自己生去。

只是没想到,关磊两个月才回家一次,他们却中了彩......

07

关磊外遇的那个女孩,叫童思思。是在一次业务洽谈的酒桌上认识的,姑娘为了替老板签下合同,连干三大杯。

关磊不忍看着一个女孩子被几个大老爷们灌酒,就主动替她解围。临走时,突降暴雨,她给老板叫了代驾,自己一个人站在酒店门口等出租车。

关磊发现她连雨伞都没带,心生怜悯,送她回家。

单元门口,他突然被双手缠住腰,“大叔,看在我失恋的份上,加个微信呗,求你。”两人干柴对烈火,荷尔蒙飙升。

她口口声声说只图爱,不贪婪。殊不知,却精心为他设下了一个局。

神秘失踪了半年多,再次出现时,居然成了待产妈妈,“你的儿子,马上就要生了。你要么给爱,要么给钱。”

为了息事宁人,“儿子迷”的关磊就给她买了套两居室。孩子出生后,他才知道,因为母婴传播,他的儿子感染上了丙肝。

08

关磊的“烂桃花”,是彻底颠覆了韩晓美的婚姻观。看似羡煞众人的婚姻,居然隐藏着这般龌龊。

是的,半年前,关磊的确告诉过韩晓美,说新房的首付款已经交过了,只是省城的房价太高了,每月房贷差不多8000,以后就不能再给家里交钱了。

关磊买房不假,却与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韩晓美怔怔地望着关磊,脸憋得通红,好半天才咬牙切齿般地吼了句,我拿你当老公,你却把我当成了倒贴钱的老妈子。老娘一天都不想侍候,请你,带着你的爹妈,滚。

或许真是在婚姻里攒够了失望,韩晓美离婚时,毅然决然让关磊净身出户。

然而,离婚风波刚刚平息,关磊却出事了。

那天,韩晓美接到了小米从医院打来的电话:关磊自杀了,未遂。被解救时,在他的上衣口袋里,发现了抗抑郁症的氟西汀。

关磊患上了重度抑郁。

童思思却偷偷卖掉了那套两居室,把不满周岁的婴儿丢给关磊母亲,消失前,顺带转走了关磊50多万的工程款……

09

一个月后,韩晓美带着女儿去看关磊,给他请来了心理咨询师。

关磊把她认作童思思,情绪异常激动,像个疯子般,骂她是个毒蝎婊,恨不得用刀劈了她。

临走时,韩晓美把新过户的房产证交给了前公婆,“都说人艰不拆,这个道理,我懂。以后,您们就在这套别墅里,安心养老吧。”

一场婚姻走到了头,散了也就散了,总是要有人,为这场邂逅,付出代价。

韩晓美终于懂得,太多的不甘心,太深的纠缠,不过是缘分散去后,对彼此的消耗。

放过对方,才能放过自己。

独木帆(www.ssxol.com)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 | 作文